Crow.南风

请点开这里,好方便统一话题√
你好这里小疯子!
别日loft,吓鸟
别KY
太太?那是什么?我只是个疯子,听好了,南风,男疯,男疯子,hhh
主厨UT,双G党,不催就咕咕咕的gay里gay气的乌鸦(啥玩意儿)
我吹爆瘦叔,Gaster,Grillby
脾气超好欢迎催稿
QQ语C式崽子互动的话也是可以的,会画下来的⭐
UT式语C也是可以的这里FellGrillbyFellGaster UTGasterFellPapyrus
再重申一遍,别KY
由于loft限制文章内容关系,想吃肉粮就小窗催我吧,我QQ私发就不会被禁了(之前被禁出阴影)
QQ小窗掉落
@温杜朗
↑看到没这是我可爱的共生er!

@贰君
贰君的ask我终于完成啦!

望着面前陌生却又有一种熟悉的感觉的人,感到有些吃惊,便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出现了幻觉,拖着沉重的锁链小心翼翼的靠近这个和自己一模一样的人,后而听清他在说什么
“steal……?他是你的朋友么?”
也许他在寻找这个名为steal的人。试图与他进行交流,尽管他的瞳孔让自己有点害怕,但他似乎并不想对话,或者说,他根本听不到。脚下的铁链发出互相碰撞接触地面的声音,再一次靠近了对方一些,明明已经认为是幻觉了,但还是忍不住去接触,自己在期待着什么呢?是这无尽的黑暗与孤独中渴望一丝温暖的愿望么?
已经够近了
离对方只有一步之遥,有点不确定的低头看了一下自己的手,最后还是没有忍住伸出了出去,而且,还是朝着面部,虽然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首先想摸的是脸
果然
没有成功呢
伸出的手直直的穿透过了他的面部,没有任何的触感
“果然……只是幻觉吧?我在期待着什么啊……明明,这种地方,跟本不会有人来”
语气带着落魄的气息,眼睛盯了对方一会儿,流漏出了怜悯,这个幻觉可真真实呢
“不管你是不是幻觉……请,不要伤心了,你寻找的那个人一定也在找你,对吧……? ”
自欺欺人一般看着“幻觉”微笑,后而默默的离开了

OS裸体围裙play

继·浴室play
OS向
假车
不喜勿喷,新人文笔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off醒来了,打了个哈欠后低头看向怀里被紧紧怀抱住的人儿——slen,他的面部正对着off敞开的胸口,呼吸十分自然的贴在上面,身上衣衫不整,衣襟还有些潮湿,因为off没把他擦干就放在了床上
“起床啦~宝贝儿~”
off知道slen从不会让他这么称呼自己,但,off也从来不听他的(简称:欠揍)
“嗯……”
slen有些迷糊的醒来,身上未干的水渍湿湿热热的,让他很不舒服,抬头看到对方无比关(qian)切(zou)的笑脸,回想起昨晚的事情,毅然决然的伸手掐在了他的腹部皮肤上,还往死里狠狠的拧了一把,算是简单的报复
“吼!”off不是钢做的,腹部的疼痛感让他发出了差点儿变(土拨鼠)音的惨叫声,他捂住腹部的皮肤不乐意的看向黑着脸的slen
“这么凶残的嘛?!!,你就这么对待你的丈夫???”
可谓祸从口出,off又作了一个大死
slen果断把他从床上踹了下去,slen伸手摸了摸身上才发现自己的衣服全部不见了,于是便一脸阴沉的看着地上的off
“湿了,晾着,没干”
off对slen想说的话心知肚明,十分简单明了的回答,然后一脸无辜的摊手,那笑容看的slen真想再给他一拳,但考虑到自己身体“状况”,只给他了一个表达厌恶的表情
“嘿,兄弟们还在睡觉,你是打算吵醒他们,让他们看到你这副模样然后质问你么?”
off大概是因为昨晚的事而胆儿肥了,开始用语言威胁slen起来了,尽管是同一个物种,但论总体的实力来看,slen要远强于off,所以,off还是在语言方面有所收敛的
“滚”
简单明了,虽然说这种话一向不是自己的作风,但想要表达意思,足够了
“啧啧,真无情”off颠了颠肩膀从地上爬起来拍了拍身上,伸手拿起桌子上一件浅蓝色的衣服递给他,然后带着一脸灿烂的微笑告诉他:
“我不小心把所——有的衣服都丢水里了”这似乎是很欠揍的话语,但off却乐此不疲,他很乐意看到平日为绅士的slen生气到炸毛的情景。但slen却并不怎么乐意,“你的行为很幼稚,但不要触碰我的底线”果然,这严肃而又充满气场的话语也就只有slen能说出来了吧,若不是昨晚off占了便宜,想必现在早就无法和slen这个死脑筋对话了吧
“但你穿这个会更好看”
off伸手抓起一件“衣服”围在了床上坐起的slen的臀部上,这才看清,是一件做饭用的围裙,“你的身材那么好,为什么一定要穿西装遮住?”似是调戏一般,off将面部蹭在了slen的脖子上轻嗅,那洁白的皮肤上面还残留着一股清香,让人欲罢不能……
好想,再弄脏他
这是off脑内闪过的一个想法,一个放肆的想法




“off你脸上为什么有这么大的一个巴掌印?”
“昨晚蚊子多”

在没有电脑的情况下听从 @贰君 的建议指绘混更
……
嗯,还能看,手没废

@Meowkie
*你向steal询问了这个问题,而steal翘腿坐在沙发上正准备喝水,被你的问题骸的一口盐汽水喷了出来,他几乎是强忍着满脸的黑线强装心平气和的和你对话
“我不知道你是从哪里得知这些消息的,但是,如果你知道这些,就应该知道,我TM是被拐来的,那种事情除非你的脑回路没有在线,否则显而易见”
*steal似乎很不满你的问题,但你依旧兴致勃勃的想要他亲自说出口
“啧……”
*你看到steal抓住衣领遮住了下半张脸,眼睛在竭力逃避,但衣领边露出的面部变成淡紫色,让你似乎明白了什么,但下一秒steal对你展开了攻击,一个黑洞出现在你的身后,你被吸了进去
“你知道的太多了”

“steal,刚刚是不是有个孩子在这里?”
“没有,box,谁都没有”

@温杜朗
“先,先生?!”
他似乎并不习惯拥抱,但他又不得不说拒绝不了这种温暖,虽然被一个和自己长着同样面容的骷髅拥抱有点奇怪。好温暖……他这么想着,将侧脸埋在了对方胸口的衣料上,伸手轻轻扒在了这位G先生的后背上,露出了孩子般的微笑,尽管骷髅并没有温度,但,在某种意义上他感到很幸福,不过,总赖在别人怀里一定是件不礼貌的事吧?要是这种温馨的感觉再长久一点的话……长一点……就好了……
“哎?哎?!”
没有反应过来便被动性离开了温暖的怀抱,本以为是对方真的开始厌恶了,却发现自己被高举着悬在半空,从这个G先生的表情来看他似乎并不乐意这样但又不得不做?
“咔——啦——”
要不是四肢上的枷锁发出紧收的声音,也许表情真的会脸紫的不知所措,那一定很失礼,虽然并不讨厌这样的感觉,但脆弱的手腕上严重的勒痕,和铁链发出的刺耳声响很醒目的告诉自己,该走了
“抱歉,先生,我想……我该离开了”
wingding露出了微笑,但并不是开心的笑容,而是感激和严重的疲惫神情,他从这位G先生的身上下来,然后沿着黑暗蔓延,锁链的尽头方向后退了两步
“我知道您并不是真正的想要拥抱我,但是,谢谢,再见”
那片黑暗伸出一只只类似于手的黏合物,撕扯着锁链并一点点吞噬了wingding,将他带回他本该呆的地方,实验室尽头的封闭房间

文字型ASK

如果不嫌弃的话,由于我电脑没了没法画画,所以开一下Steal和Wingding的文字型ask
( ̄ω ̄;)如果不建议我的文笔的话
发出了渴望ask的声音

目前能给出的资料就这么多了不能再剧透了umm,剩下的等开了ask或者画了短漫出来再说吧……(不过首先我要先买个新电脑,原来的被摔了)

@温杜朗

是和同体er的语C小窗互动(都是他画的)
哈哈哈哈……
感觉会被打
PS:紫火是我原火是他